经济监测 经济动态

政策与经济动态2017摘编第7期----“分享经济”之国际经验借鉴

来源:预测部撰稿人:江文红发布时间:2017-06-15 字体:[] [][关闭][打印]

 英国:国家层面提出打造“分享经济全球中心”

  英国是欧洲分享经济之都,分享经济的发展程度超过法国、西班牙和德国三国总和。2014年,英国从国家层面提出要打造“分享经济全球中心”,进行了顶层设计,出台了一揽子政策,包括推行“分享城市”试点,修改房屋租赁方面的法律条例,信息共享、简化税制、建立数据收集和统计制度,开放政府身份核实系统和犯罪记录系统,建设中央和地方政府办公空间分享平台等。据英国政府研究报告,目前英国分享经济市场达5亿英镑,到2025年将增长到90亿英镑。其扶持分享经济发展的举措主要有:

  一、政策扶持营造分享经济发展良好环境

  在政府对策中,英国政府将扶持政策分为两类,一类是一般性的扶持政策,另一类是针对分享经济细分市场的具体建议。一般性的扶持政策包括如下六项内容:

  1.试点“分享城市”。英国政府认识到分享经济能够以创新方法帮助城市解决社会和经济挑战,并推动当地发展。为此,英国政府决定2015-2016年在利兹市和大曼彻斯特区设立两个实验区,重点支持在交通、住宿和社会保障领域的共享尝试,如利兹市成立一个网络共享平台,分享资产和服务,包括闲置的空间和设备,以及居民的各项专长和技能。

  2.建立数据收集和统计制度。分享经济是一个新兴且快速发展的新业态,对其进行精确统计评估有很大的难度,英国政府因此让创新实验室(Innovation Lab)和国家数据办公室(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通力合作,统计和评估英国分享经济的发展规模和经济影响。此外,国家数据办公室还可以与外国数据机构合作,并提出分享经济细分市场发展的可行性报告。

  3.开放政府身份核实系统和犯罪记录系统。信用体系是分享经济网上交易进行的基石,英国政府正在与银行、移动网络运营商等协商,逐步对包括分享经济平台在内的私人经济部门开放政府的身份核实系统(GOV.UK Verify)。此外,向分享经济平台开放犯罪记录查询服务(Disclosure and Barring Service),英国政府承诺实现网络查询,并降低查询的手续和费用。

  4.将分享经济纳入政府采购,探索政府资产参与共享。英国政府逐步更新其政府采购框架,让分享经济也成为政府采购的选项之一,如从2015年秋季开始,英国政府官员履行公务时,可以选择分享经济中的住宿和出行服务。与此同时,英国政府增加政府办公资源的共享程度,如从2015年春季开始,英国税务及海关总署正在开展一个实验项目,通过一个数字平台实现其闲置的文具、办公用品、家具和IT设备的共享。

  5.消除数字鸿沟与鼓励保险。分享经济离不开网络的支持,英国在2015年仍有20%的人口缺乏基本的网络使用技能,尤其是老年人。英国政府承诺到2016年,将使这一数字减少25%,使得更多英国人能够享受到分享经济带来的益处。此外,英国政府支持保险公司开发适应分享经济的保险服务,欢迎英国保险商协会发布世界第一份分享经济保险指引。

  6.简化税制。英国税务及海关总署在英国政府官网上发布分享经济纳税的指引,并开发税务计算APP,以帮助分享经济参与者简单快捷地计算出应缴纳的税额。此外,税务及海关总署计划充分利用网络媒体(如YouTube 、Twitter)以加大分享经济纳税宣传。

  至于分部门的具体政策,从住宿共享、技能和时间共享、出行共享等方面一一提出政策,如住房共享领域,政策明确提出要区别对待居民零散出租闲置房屋与商业酒店,并且政府鼓励房东将闲置房间出租,并给予税收优惠,比如租金每年不超过4250英镑,就可以对分享出租的房间给予免税待遇。在出行共享领域,伦敦交通局在2015年已经宣布,专车在伦敦属于合法运营。

  二、行业协会先行,推动政策实施

  英国分享经济的发展,不仅得益于政府层面的政策扶持,也受益于行业协会的保驾护航。2015年初,在英国政府的支持下,由英国商务部、英国最有影响力的20家分享经济企业成立了一个分享经济行业组织——英国分享经济行业协会(SEUK)。该协会是一家与政府紧密联系的机构,采用会员制,是一个规范及监管分享经济的平台。该协会的目标有:一是倡导分享经济。借助传统和新兴媒体,大力宣传分享经济的好处,使分享经济成为主流商业模式,推动英国成为全球分享经济的中心。二是制定标准。会员企业通过一份行为准则,从维护分享经济企业信誉、实行员工培训和保障消费者交易安全等方面入手,为分享经济企业树立需要遵从的标准和行为准则。三是寻找对策。通过支持研究项目、总结企业成功实践等,解决分享经济企业遇到的共同挑战和难题。

美国:及时调整相关法律法规适应分享经济发展

  美国是分享经济的发源地,世界上有关分享经济模式创意的种子大多都是先在美国萌芽开花,据最近的调查显示:每五个美国人当中就有一人在为分享经济平台工作,五分之二的人享受过分享经济平台的服务。

  联邦政府对分享经济的态度是审慎支持。目前在联邦政府层面,美国还没有实行特别针对分享经济的法律法规,对分享经济业态的监管主要在地方层面进行。但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一直在开展与监管分享经济有关的工作,态度也非常审慎。FTC非常关注如何以一种不会妨碍创新和竞争却能保护消费者的方式来监管这类新兴商业模式。

  美国政府整体上乐于支持分享经济,但各州的具体做法各有不同。由于各州发展情况不一,各州法律条例制度也相差较大,各州政府对分享经济的“情感”很多元化。2015年,美国全国城市联盟(NLC)对30个美国大型城市对于分享经济的情感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其中的9个城市持完全积极的情感、21个城市存在混合的情感,并且在这30个城市中,有一半城市已经开始着手制定相应的政策和管制计划。 例如,美国旧金山市于2015年修改出台了相关法案,认可居民租房活动的合法性,业主或承租人有权在每个自然年度内将住房出租不超过90天;房主与房客合住的情况下,则可以全年出租房屋;所有网上出租的房主必须到相关部门登记,并且要收缴税金和购买责任保险。

日韩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六大经验

  分享经济在日韩迅速发展。2014年日本共享经济的市场规模达150亿美元,国内共享经济市场规模增长134.7%, 2015年共享经济市场规模持续增长129%。韩国分享经济发展也非常迅速,据韩国产业商务资源部测算,2015年韩国分享经济规模为4700-7300亿韩元,合4.25-6.58亿美元,占全球分享经济规模的2.8%-4.4%,主要集中在汽车、住宿、旅行、办公室、空间、图书、社交餐饮、服装、才能、个人物品等领域。现将两国分享经济发展的主要经验梳理如下:

  一、政府统一行动,使制度适应分享经济发展

  推动分享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统一支持。日本政府最大的支持莫过于“旅馆业法”的改革。2015年12月7日,东京都大田区议会正式会议通过条例案,政府认可了“民宿”。日本政府公布,从2016年1月开始,以东京都大田区为战略特区,开始实行Airbnb合法化,即一般的民宅可以直接“有偿”租借给其他人。

  目前,韩国尚未出台针对分享经济的国家层面法律规定,但也在努力将分享经济与现行制度接轨。2015年12月,韩国企划财政部首次宣布拟将分享经济纳入制度层面管理,8日,企划财政部研究在“2016年经济政策方向”中包含分享经济相关政策的方案,这在韩国尚属首次。企划财政部拟从汽车共享和住宿等产业形式比较明晰的领域开始接触,并研究相关规制的完善和推进特定地域的示范产业。

  二、地方积极尝试,推动分享经济发展

  分享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各地的实际尝试,韩国与日本各有特色。韩国表现为各地政府积极推出条例,自上而下地促进分享经济发展;而日本各地则采取了自下而上式的分享经济试验道路。

  自2014年开始,韩国各地政府即相继推出相关条例。

  日本地方政府尚无明确规定,但允许各地市民自发积极尝试分享经济,促进本地经济发展。日本奈良县的Asuka村有悠久的历史,但是由于之前一直未有足够多的旅馆,导致了Asuka很难接待大量的游客。民宿的服务方式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在日本冈山县津山市,Airbnb房东Yuka两年半前就开始用闲置的房屋接待游客,目前已有45批来自欧洲和澳大利亚的游客住过。津山市本身不是一个热门目的地,但是Yuka的邻居很赞赏他的举动,甚至成立了一个接待团,为住客提供穿和服、插秧等文化体验活动。Yuka称,整个社区都很享受这种文化交流。

  三、深入分享经济,与分享经济“打成一片”

  韩国采用召开讨论会的方式了解分享经济。2015年11月,韩国开发研究院和企划财政部共同举办了主题为“分享经济的扩散:争论焦点与解决办法”的论坛。论坛召集了经合组织、欧盟、分享经济典范城市旧金山、著名企业等的专家参与,以住宿与车辆、金融、才能分享为中心,探讨了各产业的现状与主要焦点。开发研究院研究委员黄顺株提出了根据供应者的规模适用差别性规制的想法,提议根据供应者自律确定的交易规模来适用与之相应的法规。

  在日本,社会意识的培养是其与分享经济融合的重要武器。分享经济首先受到学者的大力赞赏,并辅助日本社会对分享经济意识的转变。日本作家三浦展在2012年即出版《第4消费时代:共享经济,让人变幸福的大趋势》一书。书中作者把近代区分为四个消费时代。简而言之,国民消费模式体现了价值观转变:由注重国家到注重家庭,再到注重个人,最后到注重社会。日本的第四消费社会现象,跟欧美社会的共享经济潮流相呼应。

  四、以点带面,促进本国分享经济

  日韩两国除了从国家政策、国家立法上对分享经济的发展重视之外,其分享经济政策着力的方向也值得借鉴。两国分别就本国在分享经济领域里所必需的交通领域以及住宿领域积极推动分享经济发展。

  在日本,住宿领域的分享经济是其着力方向,主要原因是国外观光客爆炸性增长带来的住宿需求。日本外国观光客人数从2012年的800万人次增至2015年的1900万人次,预计到2020年会增至3000万人次;房客的人数2015年是720万人,到2020年预计将增至1700万人。目前东京大部分的旅馆订房率都已达到九成。日本政府也开始为旅客的住宿问题寻求合适的解决方案,政府逐渐意识到Airbnb的必要性。因此,为了推动分享经济的发展,日本政府最大的支持莫过于“旅馆业法”的改革,普通民宅可以直接“有偿”租借给其他人。

  在韩国,企划财政部也拟从汽车共享和住宿等产业形式比较明晰的领域着手,研究相关规制的完善并推进特定地域的示范产业。

  五、扫清障碍,以法律为分享经济铺路

  尽管现有的法律制度会与分享经济的发展存在冲突,但日韩并非放任不管,两国分别通过修改现行规定并制定发展规划等,积极促进本国的分享经济发展,使分享经济的发展不存在门槛障碍。

  六、重视社会力量,点燃分享经济

  推动分享经济发展,社会力量必须被发动起来。培养社会意识,建立行业协会,有利于发动社会力量发展分享经济。

  为促进分享经济发展,韩国将分享经济与特有文化结合。韩国学者认为,分享经济的另一个名字就叫做“情”。分享物品的同时也分享了“情”,在解决环境问题的同时能感受到人情味儿,才是分享经济的理想状态。韩国希望通过该模式培养社会对于分享经济的好感。

  日本则是期望通过协会带动分享经济。日本分享经济的推动者在2015年12月14日一般社团法人协会上,以促进在国内普及为目标,设立了“一般社团法人共享经济协会”。相关企业相互支持,为共享经济的发展做贡献。2016年3月9日,分享经济协会发布了《公开征求意见书面意见书》,意见书重点提出了对于旅馆业法的改进,该意见书于2016年4月1日实施。

意大利米兰:全方位动态网格联结 打造高效分享平台群

  当前,意大利的分享经济正呈现迅猛的发展势头,日益产生引人瞩目的经济影响,米兰作为意大利分享经济发展的重镇,是最先提出“分享”政策理念的地区,也是欧洲和全球智慧城市枢纽之一,其对策实践具有典型的样本意义。

  在2015年米兰世博会的大背景下,以“Sharexpo”项目为先导,米兰政府积极付诸一系列旨在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服务与计划,具体而言,以下述几个方面作为实际着力点:

  1.公共意见的汇聚。米兰政府通过建立开放的在线咨询平台,直接听取、收集各利益相关方就该领域内公共服务供给的建议、要求以及想法等,旨在将政府部门打造为分享经济相关事务的“赋能平台”。

  2.利益各方的协调。当地政府积极通过开展各类公共活动与项目协调各方行动,于2014年12月颁布《分享经济指南》,其宗旨正是“在跨部门综合治理的制度背景下,政府应当创造条件使日益浮现的潜在机遇成为增长、革新和包容的实际资源,以满足城市的未来需要作为当下的工作使命”。

  3.主体参与的支持。米兰政府一方面最大限度地寻找、挖掘分享经济可能的利益相关方,另一方面推动开展各类有关分享平台的经济、环境以及社会影响的专门研究,鼓励开发创新型集体汇聚、公共分享的具体项目,注重将残疾人、老年人和家庭弱势群体纳入项目设计的思考范围。

  4.行业创新的扶持。当地政府将社会创新视为社会融合的途径与手段,积极推动落实“Milano(è)In”计划,一方面针对特定行业部门出台具体的行动计划(例如专门面向食品和生命科技产业的Alimenta2Talent计划,面向初创企业的的PoliHub计划,等等);另一方面整合各方资源在分享经济领域提供优厚的资金支持(设立为数众多的众筹基金等)或者场地配套(如2016年,为文化创意者提供逾6000平米的专门园区,为高新数字技术企业提供逾4000平米的智慧城市实验室等)。

  5.分享使用的保障。米兰政府以上述《分享经济指南》为基础,积极落实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物理、虚拟的讨论与作业条件。目前已向社会划拨逾22000平方米的专门用地,同时建立了8个新的分享园区,并且为汽车、摩托车和自行车等的交通工具分享业务提供了相应的设施配套。

  6.组织与智力资源。当地政府一方面注重组织内部的跨业务协调,交通、劳动、文化、体育和市政建设等多个职能部门之间已建立起密切的联动工作机制;另一方面,大量引入外部的分享经济顾问、专家,甚至如April Rinne等的国际主体,以建设高端的智库平台。

  总体而言,不难发现米兰在分享经济浪潮下独特的对策路径:以全方位的动态网格联结政府部门、非盈利主体、市民以及创新企业,强化政府主体的责任,提升普通民众的自觉,打造不同层级专业运营、高效分享的平台群,从而促进以未来为导向的参与、合作、包容、社会和谐以及公私协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