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监测 经济动态

政策与经济动态2017摘编第8期----“分享经济”之发展现状和趋势

来源:预测部撰稿人:江文红发布时间:2017-06-15 字体:[] [][关闭][打印]
【发展现状】
2016年中国分享经济发展的8个判断

  2016年中国分享经济继续保持快速发展,对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引领创新、带动就业等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分享经济竞争格局、行业热点、政策环境、平台治理等方面出现了一些重大变化,成为新常态下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突出亮点。

  一、快速成长:市场规模实现翻番

  初步估算,2016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其中,生活服务、生产能力、交通出行、知识技能、房屋住宿、医疗分享等重点领域的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共计达到13660亿元,比上年增长96%;资金分享领域交易额约为20860亿元(其中,P2P网贷市场规模20640亿元,网络众筹市场规模220亿元),比上年增长110%。 2016年分享经济融资规模约1710亿元,增长130%。其中,交通出行、生活服务、知识技能领域分享经济的融资规模分别为700、325、200亿元,分别增长124%、110%、173%。

  二、战略选择:分享经济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在过去的一年中,鼓励分享经济发展的国家政策密集出台,为分享经济发展带来明显的政策红利。2016年3月,分享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要“支持分享经济发展,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富裕起来”,同时提出“以体制机制创新促进分享经济发展”。 随后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促进‘互联网+’新业态创新,鼓励搭建资源开放共享平台,探索建立国家信息经济试点示范区,积极发展分享经济”。 2016年7月,《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发布,强调要“发展分享经济,建立网络化协同创新体系”,分享经济成为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与此同时,消费、物流、交通、制造业等相关领域新出台的政策文件中,也明确提出了鼓励分享经济发展的政策,为分享经济向更广领域拓展、更高层次发展、更多群体参与创造了良好环境。一些地方开始率先出台鼓励分享经济发展的专门文件,如重庆市出台了《关于培育和发展分享经济的意见》。

  三、带动就业:新增服务提供者1000万人

  2016年我国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人,比上年增加1亿人左右。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6000万人,比上年增加1000万人,其中平台员工数约585万人,比上年增加85万人。交通出行、房屋住宿、生活服务等领域分享经济的就业贡献表现突出。滴滴出行公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滴滴出行平台为社会创造了1750万个灵活就业机会,其中238.4万人来自去产能行业,占比14%;87.5万人为退伍或转业军人,占比5%;每天直接为207.2万名司机提供人均超过160元的收入。在房屋住宿领域,小猪、途家、住百家等几大平台带动直接和间接就业人数估计超过200万人。在生活服务领域,大型外卖平台注册配送员已超过百万。

  四、引领“双创”:成为最活跃的创新领域

  分享经济的发展使得生产要素的社会化使用更为便利,企业和个人可以按需使用设备、厂房、资金、人员及其他闲置生产能力,在更大范围内实现了生产要素与生产条件的最优组合,使得创新创业门槛更低、成本更小、速度更快、参与更广。从实践发展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表现最活跃的领域大都带有分享经济的基因。

  近年来出现的科技创新“独角兽”企业中,分享型企业往往都占到三分之一以上。根据CB Insights公布数据,截止2017年2月17日,全球独角兽企业共有186家,其中中国公司达到42家(占总数的22.6%),具有典型分享经济属性的公司有15家,占中国独角兽企业总数的35.7%。分享经济的发展推动了传统的单打独斗式创新创业向分享协同式创新创业演变,参与分享经济的创新创业者通过众创空间实现对接线上线下资源,大大提升创新创业效率。作为引领“双创”的天然载体,各种类型的众创空间也是知识分享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截至2016年底,科技部认定的国家级众创空间共有三批计1337家。初步估计,全国各类众创空间超过4000家。在形式多样的众创空间里,也集聚了数量众多的分享经济创新创业群体。

  五、亮点纷呈:知识付费、网络直播、单车分享迅速崛起

  2016年分享经济发展精彩纷呈,新业态非常活跃、新模式快速兴起、新领域不断拓展、新平台发展壮大,其中知识付费、网络直播、单车分享迎来“发展元年”。

  1.“知识付费元年”。自互联网出现以来,知识付费一直是热议的焦点,但始终没有找到可行的发展模式,2016年开始找到了发展的突破口。4月,问咖、值乎出现;5月,分答、知乎Live面市;6月,得到“李翔商业内参”、喜马拉雅FM“好好说话”推出……几乎每月都有知识付费产品出现。到2016年10月,喜马拉雅FM激活用户规模已达3.3亿人,12月3日推出的“123知识节”全天销售额达5088万。知乎平台用户规模近千万人,拥有20个热门的付费问答服务。得到平台用户规模超过200万人,拥有大咖专栏、电子书、音频等付费订阅产品。分答平台上线后在短短的42天累计访问用户即超过1000万人次。

  2.“网络直播元年”。在内在驱动与外部刺激下,2016年网络直播迅速发展。截至2016年末,网络直播平台数量约200家,市场交易规模约为350亿元,用户数量达到2亿人。网络直播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2016年网络直播融资事件25起,融资金额约189亿元。网络直播初步形成知识类直播、秀场类直播、社交类直播、电商类直播等模式,并出现了YY、斗鱼、映客直播、花椒直播、9158等较大的平台。

  3.“单车分享元年”。单车分享几乎一夜之间成为市民出行的新宠。单车分享解决了传统城市公共自行车需要提前办理手续、在固定位置取还车等问题,较好满足了城市“最后三公里”的出行需要,在全国部分大城市迅速崛起。除市场占有率较大的ofo和摩拜外,还有优拜、小鸣、小蓝、骑呗等几十家平台涌现。彭博社评价称,单车分享推动“中国正重新成为自行车大国”。初步估算,到2016年底,单车分享注册用户规模约2000万人,日订单量超百万。 

  六、格局变化:先行领域开始出现大的并购

  在分享经济发展的先行领域,2016年相继出现了大的并购,对行业竞争格局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滴滴出行与优步中国的合并是2016年网约车领域最热门的话题。滴滴出行宣布与优步全球达成战略协议,收购优步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滴滴出行和优步全球相互持股,宣告了网约车领域“烧钱补贴”式竞争的结束。

  在房屋住宿分享领域,途家并购了蚂蚁短租及携程旅行网、去哪儿网旗下的公寓民宿业务,业务链得到拓展。经过并购,蚂蚁短租成为途家的全资子公司,蚂蚁短租原控股股东58集团成为途家的新股东。

  在生活服务领域,继2015年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成“新美大”后,2016年达达与京东到家合并为“新达达”也引起行业关注。

  大的并购出现是分享经济快速成长期竞争加剧的结果。尽管新兴的分享经济面世时间短,但发展速度快,在交通出行、房屋住宿、生活服务等先行领域较早地完成了市场培育,形成了活跃的分享氛围、稳定的用户群体、充分的市场竞争、成熟的商业模式,为先行领域的企业并购奠定了基础。这些领域的企业并购也是竞争格局趋向稳定的前奏,标志着市场结构从过度分散走向适度集中、竞合关系从恶性竞争走向良性竞争、竞争手段从价格补贴走向体验改善,为研判分享经济竞争格局的演变规律提供了重要启示。

  七、信用保障:平台探索见成效

  分享经济具有典型的点对点经济特征,资源拥有者和资源使用者通过网络完成整个交易,如何建立“陌生人”之间的信任成为最大难点,基于平台的信用保障体系建设成为重中之重。从实践层面看,目前多数平台企业的探索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1.建设平台信用评价系统。通过身份证校验、绑定实名制手机号和银行卡等方式保证交易双方信息的真实性与可信度。通过开通交易双方相互评论、打分等功能提升交易过程的用户体验,建立交易过程的信用记录。建立“黑名单”制度,同时对信用评价优异者给予优先权益。许多平台还不断加强线下的审核把关和服务培训。以滴滴出行为例,平台已在全国100个城市正式上线了服务信用体系,每位快车车主都拥有个人专属的服务信用档案和服务分值,平台优先派单给服务分较高的司机。摩拜单车建立了用户的信用分制度,对用户行为进行规范。

  2.合作建立信用保险制度。平台企业与保险公司合作,为交易双方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提供保险服务。如小猪短租与众安保险合作,为房客提供住宿意外保险,为房东提供家庭财产综合保险。“回家吃饭”公司与中国人保合作,共推食品安全“安心计划”。名医主刀与银联合作,打造异地医保授信垫付的医疗保险,为医生提供手术责任险、为患者提供手术意外险。

  3.合作建立信用管理制度。平台企业与征信机构合作,加强对用户的信用鉴别和管理。2015年1月央行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8家机构首批获准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分享经济平台企业拥有的海量用户行为信息成为个人信用信息的重要来源,同时也能够得到相应的信用信息服务。如芝麻信用已接入包括滴滴出行、小猪短租等分享型企业在内的200多家商户。

  八、监管创新:新政引发热议

  分享经济跨行业、跨地区、网络化特征对现行监管模式提出新的要求。2016年交通出行、网络直播、互联网金融等分享经济领域相继出台了监管新政,创新探索引发各方热议。

  网约车新政事实上成为了分享经济监管的风向标,从文件起草、征求意见到公开发布和各地实施细则的出台,网约车新政始终受到全社会的关注。2015年10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布。2016年7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出台,明确了网约车的合法地位。2016年11月后,各地实施细则陆续出台。针对车辆、司机、运营管理等方面的规定,尤其一些地方在驾驶员户籍及考试要求、车辆牌照、车辆排量与轴距、运营方地方许可等方面的严苛要求,引发了社会各界的争议。尽管多数地方的政策都留有一定的过渡期,但网约车发展前景仍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在网络直播、互联网金融等领域也出台了一些新的监管政策,如何在鼓励创新与规范发展之间取得平衡,成为争议的焦点。

【发展趋势】
中国分享经济发展的5个趋势

  未来几年,随着技术创新应用加速、认知水平不断提高、政策环境日益完善,中国分享经济将呈现一些新的发展趋势:

  一、分享经济仍将保持高速增长

  预计未来几年,分享经济仍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到2020年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到2025年分享经济规模占GDP比重将攀升到20%左右,未来十年中国分享经济领域有望出现5-10家巨无霸平台型企业。越来越多的企业与个人将成为分享经济的参与者与受益者。

  二、分享经济与实体经济加速融合

  随着宽带中国战略和智能制造2025的深入实施、“互联网+”的广泛应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未来几年分享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进程将不断加快。

  从广度看,分享经济新业态新模式将在各个领域迅速普及应用。预计未来几年,在产品、空间、资金、知识技能、劳务、生产能力等领域将出现越来越多的新型平台企业。

  从深度看,分享经济与实体企业的融合将体现在技术融合、产业融合、数据融合、产消融合、虚实融合等诸多层面。分享的基因将越来越多的注入到实体企业的创立、用工、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等各个环节。

  制造能力的分享将成为融合发展的重要领域。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布局了到2025年的发展任务,明确要求推动中小企业制造资源与互联网平台全面对接,实现制造能力的在线发布、协同和交易,积极发展面向制造环节的分享经济。目前制造业领域的分享经济刚刚起步,未来几年有望迎来爆发式增长。

  三、分享经济将重塑就业形态

  分享经济的高速增长将改变在工业化与泰罗制基础上的就业模式,孕育形成自由灵活的新型就业形态。分享经济将进一步提升就业岗位的创造能力和就业市场的匹配能力,增加大量灵活就业岗位,缓解新一轮技术产业革命下的结构性失业问题。

  分享经济将重新定义工作和就业。在分享经济领域,越来越多的人将从劳动雇佣关系走向劳务合同关系,从雇佣式就业走向创业式就业,从泰罗制的管理走向平台化的协同,从全职全时工作走向兼职分时工作,从机械的流水线作业走向自由灵活的“云上”作业,从办公室与工厂走向更个性化的居家与旅途。

  分享经济将重塑社会组织,“公司+员工”将在越来越多的领域被“平台+个人”所替代。分享经济的发展让参与者比较自由地进入或退出社会生产过程,减轻了个人对组织的依赖程度,个人的创新创业潜力将从办公室、流水线的束缚中释放出来。越来越多的个人将不再依附于某个特定的企业或机构,分享经济平台将成为灵活就业、个人创业、社会交往的空间。

  预计到2020年分享经济领域的提供服务者人数有望超过1亿人,其中全职参与人员约2000万人。分享经济的发展将有效对冲经济增速放缓、技术进步带来的就业挤压效应。

  四、平台企业加快全球化、生态化布局

  一些大型平台企业将加速全球化布局、生态化扩张。

  分享经济企业国际化步伐将不断加快。分享经济是天然的开放经济,一些企业从一开始瞄准的就是全球化,率先探索国际化道路,如Wi-Fi万能钥匙、住百家等。越来越多的分享经济企业开始加速全球化布局,如滴滴出行、硬蛋科技、猪八戒、小猪短租、名医主刀等。面对新一轮技术产业发展的趋势,大国市场优势、网民红利、转型机遇的三重利好叠加,将大大加快中国分享经济企业从模仿到创新、从跟随到引领、从本土到全球的进程。

  生态化扩张将成为越来越多平台企业的战略选择。在交通出行、生活服务等分享经济领域,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巨无霸平台型企业。为了进一步提升自身竞争优势,这些平台企业利用已经掌握的客户资源、用户数据、技术能力开始推进生态化扩张。基于庞大的用户群体和海量大数据的深度挖掘,平台企业将不断拓展业务领域,通过开放平台开展战略合作,逐步打通用户、需求和流量入口,降低用户获取成本,提高用户转换能力,完善线上线下服务。分享经济平台参与主体更加多元、权责更加清晰、合作更为紧密,为用户提供更加多样化、精准化、高效化的增值服务或配套服务,最终形成一个具有高度开放性、动态性、协同性的创新生态系统。

  五、分享经济治理走向包容性监管与多元化协同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以体制机制创新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目前各方面对分享经济的监管理念已经形成初步共识,对底线之上、看得准的新业态要量身定做监管制度,对看不准的技术和业态实行更具弹性和包容性的监管方式。未来较长时期,分享经济治理应以包容创新为前提,一方面引导分享经济自身规范化发展,另一方面创新监管思维、监管模式、监管工具,在建立和完善补位性、底线性和保障性的制度和规范等方面多做工作、多下功夫。

  分享经济治理走向协同监管也是大势所趋。政府部门、平台企业、产业联盟及行业协会、用户群体等都是分享经济治理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主体。其中,分享经济平台将通过建立完善的准入制度、交易规则、质量安全保障、风险控制、信用评价机制、用户信息保护等大数据监管体系,成为协同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为创新政府监管提供宝贵经验。

  监管创新永远在路上,“审慎监管、底线监管、事后监管、协同监管”对引导分享经济健康发展十分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