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监测 经济监测

2016年1-2月中部六省宏观经济监测

来源:预测部撰稿人:预测部发布时间:2016-05-27 字体:[] [][关闭][打印]

  1-2月,中部经济平稳开局、稳中有忧:工业、投资、消费、财政收入、开放型经济增势总体均有不同程度回落。我省经济走势与中部基本一致,工业、投资增势小幅回落,消费稳中加快,但财政收入大幅回落,先行指标预示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我省稳增长任务仍较艰巨。

一、江西经济先行指标预示分析

  1-2月,全省银行贷款、货运量等指标有所好转,但工业用电增速回落,预示未来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一)工业用电量增速低位回落。1-2月,全省工业用电量累计增长4.2%,增速较2015年回落0.6个百分点,反映当前我省企业扩大再生产的愿望不强,1-2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累计增长8.9%,增速呈持续回落态势,较2015年回落0.3个百分点,预示未来工业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二)人民币贷款增速小幅回升。1-2月,全省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为25692.9亿元,比年初增长13.8%,增速较2015年小幅回落0.1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平均增速0.5个百分点;贷款增速连续两个月回升,1-2月,全省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19211.4亿元,增长18.9%,增速较2015年小幅提升0.3个点,信贷增速连续2个月出现回升,反映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有所增强。

  

  

  (三)铁路货运降幅收窄,公路货运增速低位持平。全省铁路货运虽仍持续负增长但降幅继续收窄,1-2月,全省铁路货运量完成596万吨,下降1.1%,增速较2015年大幅收窄17.1个百分点,降幅连续10个月收窄;但从占全省货运量九成以上的公路货运看形势不容乐观,1-2月,全省公路货运量完成1.4亿吨,增长7.3%,增速在2015年持续回落后持平,预示经济运转效率不高,实体经济运行态势不容乐观。

  

  

  

  

二、中部地区经济运行基本态势分析
(一)中部工业增势总体回落,我省增速小幅回落,仍居中部第1位。

  1.中部六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对比分析

  1-2月,中部各省工业增势与2015年比总体回落,回落幅度在0.3-7.7个百分点之间,其中,山西回落幅度最大,为中部唯一负增长省份;河南、湖北、湖南回落幅度在1.1-1.8个百分点以内,江西、安徽增速回落在1.0个百分点内。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江西8.9%、安徽7.8%、河南7.5%、湖北7.0%、湖南6.0%、山西-4.9%。

  

  

  2.江西省工业生产的结构和走势分析

  1-2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1050亿元,同比增长8.9%,增速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5个百分点,较2015年全年小幅回落0.3个百分点,居全国第5位,中部第1位。

  结构来看,工业结构更趋优化。一是重工业比重不断下降。1-2月,全省重工业实现增加值646.4亿元,增长8.7%,重工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达到61.6%,较2015年下降0.8个百分点。二是高耗能行业生产放缓,工业能耗下降。受部分行业和企业化解过剩产能、高耗能产品生产放缓影响,1-2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综合能源消费量742.22万吨标准煤,同比下降3.6%,其中,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能耗85%的六大高耗能行业能耗下降4.5%,降幅高于全省平均水平0.9个百分点。三是非公有制工业加快增长。1-2月,全省非公有制工业实现增加值881.9亿元,增长10.8%,增速较2015年加快0.5个百分点,尤其是私营企业增长15.0%,增速较2015年加快3.3个百分点。四是中小型企业较快增长。1-2月,全省中型、小型企业分别增长11.0%、14.2%,高出全省平均水平2.1个、5.3个百分点。

  从预期看,未来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一是市场需求不足更加明显。2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0,连续7个月处于荣枯线以下且较上月回落0.4个百分点;2月我省PMI也仅为47.7,表明内外需求依然偏弱,制造业下行压力仍然较大。二是价格持续下跌挤压企业盈利空间。1-2月,全省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下降5.9%,降幅虽较2015年收窄0.4个百分点,但仍高出全国降幅0.8个百分点,且连续下降48个月,且与工业购进价格倒挂,挤压企业盈利空间,加大企业经营压力。三是大型企业出现负增长。1-2月,全省大型企业实现增加值255.7亿元,增速由2015年全年的5.0%降至-0.4%,大幅回落了5.4个百分点,大型企业对经济的带动作用减弱。综合来看,未来我省工业下行压力仍较大,近期难以明显回升。

(二)中部投资增速总体回落,我省累计增速同比回落3.1个百分点,增速居中部第2位,前移2位。

  1.中部六省投资对比分析

  1-2月,中部各省投资增势总体回落。累计增速除山西较去年全年提高2.3个百分点外,其余各省均有所回落,回落幅度在1.4-3.9个百分点之间。我省完成投资1229.1亿元,增长14.6%,增速较去年同期、去年全年回落3.1个、1.4个百分点,增速居中部第2位,前移2位,总量排名继续居中部第5。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山西17.1%、江西14.6%、湖南14.4%、湖北13.4%、河南13.3%、安徽8.8%。

  

  

  各省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总体分化。1-2月,除湖北、江西增速较去年全年回落4.0个、1.0个百分点,湖南增速持平外,其他省份增速均有所加快,幅度在2.1-4.1个百分点之间。我省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189.66亿元,增长13.9%,增速较去年全年回落1.0个百分点,继续居中部第1位,总量排名继续居中部第5位。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江西13.9%、河南12.2%、山西10.6%、安徽4.6%、湖北2.7%、湖南-9.4%。

  

  

  2.江西省固定资产投资结构和走势分析

  1-2月,全省固定资产投资1229.1亿元,同比增长14.6%,增速高于全国水平4.4个百分点,较2015年全年继续放缓1.4个百分点,增速小幅回落已持续4个月。

  

  

  从结构看,支撑投资增长的主要因素:一是非国有、非公有投资的较高增长。1-2月,全省非国有、非公有投资增长18.3%、18.9%,增速较全省固定资产投资高出3.7个、4.3个百分点。二是第二产业投资的加速增长。1-2月,全省第二产业投资累计增长15.3%,增速较2015年全年加快2.0个百分点,高出1-2月全省投资0.7个百分点。三是房地产行业投资加快增长。1-2月,全省房地产行业投资完成241.7亿元,增长20.4%,增速较2015年全年加快12.2个百分点。

  

  

  从预期看,未来投资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一是民间投资增速持续放缓。1-2月,全省民间投资完成877.34亿元,增长13.8%,较2015年全年回落3.7个百分点,且持续回落之势均已达6个月。二是工业投资和新建投资的低位放缓。1-2月,全省工业投资、新建投资累计完成570.4亿元、920.48亿元,分别增长12.5%、12.9%,增速低于全省投资增速2.1个、1.7个百分点,且较2015年全年放缓0.3个、2.5个百分点。三是第三产业投资的高位放缓。1-2月,全省第三产业投资617.25亿元,增长12.6%,增速较2015年全年放缓5.8个百分点,低于全省投资增速2.0个百分点。综上,未来投资下行压力依然较大,短期内实现企稳回升难度较大。

  

  

(三)中部消费总体回落,我省增速小幅加快0.4个百分点。

  1.中部六省消费对比分析

  1-2月,除安徽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未公布,我省增速小幅加快0.4个百分点外,中部其他省份消费增速总体回落,回落幅度在0.5-1.1个百分点。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江西11.8%、湖北11.6、河南11.4%、湖南11.0%、山西5.0%。

  

  

  2.江西省消费结构和走势分析

  消费增长稳中有升。1-2月,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027.9亿元,增长11.8%,高于全国水平1.6个百分点,较2015年全年加快0.4个百分点。其中,限额以上消费品零售额413.5亿元,增长11.2%,较2015年全年回落1.2个点。

  从结构来看,升级类消费高速增长、农村市场潜力释放支撑了消费的稳步增长:一是提质升级类消费高速增长。1-2月,全省限额以上批发零售企业中,建筑及装潢材料类、家具类、食品饮料烟酒类商品零售额分别增长57.3%、46.4%、21%,较限上消费增速高出46.1和10.8个百分点。二是餐饮类消费显著增长。1-2月份,全省限额以上餐饮业营业额实现15.3亿元,同比增长16.5%,较去年同期增速提高11.4个百分点。三是农村消费市场潜力逐步释放。1-2月,全省乡村市场实现限额以上消费品零售额5.22亿元,增长30.9%,增速高于全省限额以上消费增速19.7个百分点,且高于城镇市场19.9个百分点。从预期来看,消费发展后劲依然不足:一是汽车类消费增速回落。1-2月,全省限上消费中汽车类消费实现增长11.3%,增速同比回落5.2个百分点。二是农村市场虽发展较快但受到消费领域基础设施薄弱、配套落后等制约,体量较小对总体消费规模影响较小。三是城乡居民收入水平低,且经济下行压力加重居民收入增速放缓预期,影响消费者信心。四是网络购物对本地消费市场冲击。由于江西尚未形成品牌好、规模影响大的网购平台,网络购物的供给冲击将继续分流省内购买力,影响本地消费市场发展。综合看,预计未来消费将保持刚性稳步增长,但在短期内难有快速提高。

  

  

(四)中部开放型经济增势总体回落,我省外贸进出口降幅扩大,实际利用外资增速有所加快。

  1.中部六省外向型经济对比分析

  1-2月,中部各省进出口增速总体大幅回落,幅度在7.3-35.1个百分点之间。我省进出口完成56.96亿美元,下降32.6%,降幅较2015年全年扩大32.0个百分点,增速居中部第5位,后退了2位,总量继续居中部第3。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湖北-4.3%、安徽-9.8%、河南-15.5%、山西-18.8%、江西-32.6%、湖南-40.0%。

  

  

  各省出口增速总体回落,我省出口完成44.31亿美元,增长-38.7%,降幅较2015年全年扩大42.1个百分点,增速居中部第5位,较2015年全年后退了2位,总量继续居中部第2位。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湖北-4.5%、安徽-12.0%、山西-16.3%、河南19.8%、江西-38.7%、湖南-48.9%。

  

  

  1-2月,中部省份实际利用外资除河南数据暂未公布外,其他省份增速均有所加快。各省来看,湖北、江西、安徽、湖南增速较2015年全年加快2.4、8.6、10.6、13.2个百分点。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湖北8.3%、湖南8.3%、安徽8.1%、江西8.0%、山西-57.8%。

  

  

  2.江西省外向型经济结构和走势分析

  今年以来,全省外贸进出口增速大幅下降。1-2月,全省进出口总值56.96亿美元,下降32.6%,降幅较2015年全年扩大32个百分点。出口实现44.31亿美元,下降38.7%,增速由正变负。出口增速出现大幅下滑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因素:一是私营企业出口增速大幅下滑。1-2月,占全省出口四分之三的私营企业出口下降42.33%,增速较去年全年大幅下滑50.7个百分点。二是主要出口商品增速大幅下滑。1-2月,我省机电、服装及衣着附件、鞋类、陶瓷等主要商品出口分别下降37.75%、32.04%、28.07%、69.57%,增速大幅度下滑。三是对重点出口市场的出口增速大幅下滑。1-2月,我省对亚洲、欧洲、东盟、欧盟出口增速分别下降45.27%、55.27%、55.46%、37.38%,增速回落35%以上。预计未来国际市场风险和不确定性仍较大,全省外贸形势将更加复杂严峻。

  

  

  我省利用外资增速稳中有升。1-2月,全省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14.08亿美元,增长8.0%,增幅较2015年全年加快8.6个百分点,利用外资形势趋于稳定。

(五)中部财政收入增速总体回落,我省增速同比大幅回落13.2个百分点,位次明显后退。

  1.中部六省财政收入对比分析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方面,1-2月,中部各省增速总体回落,除河南增速较2015年全年加快0.1个点外,其他各省增速均较2015年全年有所回落,幅度在2.0-12.8个点之间。1-2月,我省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完成402.3亿元,增长2.3%,较去年同期、去年全年大幅回落13.2个、12.8个百分点,增速居中部第5位,在中部的位次明显后退,总量继续居中部第5位。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湖北14.9%、湖南10.2%、河南10.0%、安徽8.5%、江西2.3%、山西-11.8%。

  

  

  2.江西省财政收入走势分析

  1-2月,全省财政总收入559.4亿元,同比增长4.9%,同比回落8.3个百分点,较去年全年回落7.8个百分点,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02.3亿元,增长2.3%,较去年全年回落12.8个百分点;税收收入占财政总收入的比重仅为77.1%(24个县(市、区)税收占比低于70%,最低仅为48.3%),增值税、营业税、所得税等主体税种占税收收入的比重仅为66.6%,同比回落2.3个百分点,创近年来新低。制约财政收入增长的主要因素有:一是增值税增长同比回落。1-2月,全省国内增值税增长7.5%,较去年底0.2%的降幅有所回升,但较去年同期回落3.8个百分点。有色、钢铁、煤炭、化工等产业税收仍然低迷,其增值税分别下降61.4%、17.9%、30.9%和15%,在国家去产能背景下后期走势不容乐观;医药制造、计算机通信电子设备制造等新兴行业税收虽增长较快,其增值税增幅分别达到19.2%和44.7%,但仍处培育成长期、体量较小;留抵税金仍然较大,截止2月底规模仍有75.3亿元;1月份,国内PPI指数同比下降5.3%,连续第47个月下跌,直接影响现价计算的工业税收,这两个因素共同挤压了增值税增长空间。二是企业所得税持续低迷。企业所得税持续低迷是近年来我省财政运行较为突出的问题。2014年、2015年我省企业所得税分别增长5.7%和3.1%,大大低于同期税收收入增幅,今年前两个月进一步回落至下降4.3%,其中制造业企业所得税下降6.3%。从国税部门统计数据看,前两个月我省国税征收的企业所得税下降12.1%,居中部最低,而同期全国增长1.5%;50户重点企业中有37户企业所得税未缴库或同比下降。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预计未来我省财政要实现较高速度增长的压力较大。

  

  

(六)中部消费物价涨幅稳步增长,工业价格降幅继续扩大。

  1.中部六省物价指数对比分析

  1-2月,中部居民消费价格平稳增长,除河南数据未知、安徽上涨2.1%外,其他省份涨幅稳定在2.0%以内。山西居民消费物价上涨1.2%,居中部末位。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安徽102.1、湖北101.8、江西101.8、湖南101.6、山西101.2。

  1-2月,中部各省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持续负增长,走势出现分化。各省来看,山西、安徽、湖北、湖南降幅较2015年全年有所扩大,扩大幅度在0.1-2.5个点之间;河南、江西降幅收窄,收窄幅度在0.4-1.2个点之间。

  各省按增速依次为:湖北96.8、湖南95.8、河南94.7、江西94.1、安徽93.6、山西84.2。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IPI)走势也出现分化,安徽、湖北、湖南降幅继续扩大,河南、江西降幅收窄,并高于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出现价格倒挂。各省按增速排名为:河南95.4、湖北94.7、江西94.6、湖南94.2、安徽93.4、山西91.1。

  

  

  2.江西省物价指数走势分析

  我省居民消费物价稳步增长。1-2月,全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1.8%,较2015年全年提高0.3个百分点。其中,冰雪天气致2月蔬菜价格大涨,2月当月CPI上涨2.5%,较1月涨幅翻一倍多。八大类商品和服务中,食品仍是推动物价上涨的主要因素,2月,食品类价格同比上涨7.2%,影响价格总水平上涨约2.22个百分点,其中,鲜菜价格上涨38.1%,畜肉类价格上涨17.2%(猪肉价格上涨24%)成为推动食品价格上涨的主因;而交通通信类价格下降带动了消费物价水平走低。考虑到未来生产领域价格持续负增长影响,及网购电商等新消费业态和模式对消费品价格的冲击,居民消费物价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我省工业出厂和购进价格降幅均有所收窄,由于购进价格降幅收窄程度大于出厂价格,出现购进价格高于出厂价格的倒挂现象。1-2月,全省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下降5.9%,降幅较2015年全年收窄0.6个百分点,已连续46个月下降,反映工业产品出厂价格仍在下行。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降幅收窄但仍在低位徘徊。1-2月,全省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下降5.4%,较2015年全年收窄1.0个百分点,高于出厂价格0.5个百分点。综合看,考虑到产能过剩化解缓慢,部分行业供过于求,大宗商品价格低位运行等影响,工业价格下行压力仍较大,预计未来将继续保持负增长。

  

  

三、中部经济运行存在的几点突出问题

  当前,国内外环境仍然较为复杂,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中部各省部分主要经济指标出现回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加重。

  1.工业形势不容乐观。一是市场需求持续偏弱。2015年,中部各省工业品生产者价格持续下跌,整体比较低迷。今年1-2月,各省工业生产者价格下跌趋势没有扭转,山西、安徽、湖北、湖南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降幅较2015年全年有所扩大,扩大幅度在0.1-2.5个点之间;河南、江西降幅虽收窄,但出现出厂价格低于购进价格的倒挂现象,企业利润空间受到压缩,经营压力较大。二是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生产下降。1-2月,湖南省规模以上工业中国有企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4.3%,集体企业下降3.2%;江西省规模以上工业中国有企业增加值同比下降8.8%,大型企业下降0.4%,对经济的带动作用减弱。三是部分行业增长乏力。在宏观经济趋紧、有效需求不足制约下,部分传统资源型行业生产增速放缓。1-2月,湖南省以工程机械为代表的专用设备制造业(2.0%)、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2.1%)、煤炭开采和洗选业(-1.7%)和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6.2%)增幅均明显低于全省规模工业平均水平。烟草行业也面临天花板效应影响,全国范围烟草行业生产大幅下降,1-2月,湖南省烟草制品业增加值下降17.1%,比去年全年累计增速低23.2个百分点,影响全省工业增速回落2.4个百分点,中部其他省份也面临此类问题。

  2.投资下行压力加大。一是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回落。1-2月,湖北、江西增速较去年全年回落4.0个、1.0个百分点;湖南房地产开发投资249.64亿元,同比下降9.4%,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8.8个百分点。二是民间投资拉动作用减弱。受房地产市场投资增速大幅回落的影响,民营企业普遍投资意愿不强。1-2月,湖南民间投资增长7.1%,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7.8个百分点,比全部投资低7.3个百分点,投资额占全省投资的比重为58.6%,比上年同期降低4.2个百分点;江西民间投资增长13.8%,较2015年全年回落3.7个百分点,且持续回落之势均已达6个月。三是部分省份出现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大幅回落。1-2月,湖南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1%,增速比全部投资慢3.4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回落40.4个百分点,投资额占全省投资的比重为24.8%,比上年同期回落0.8个百分点,中部各省需警惕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大幅回落的风险。四是高技术投资增速回落。1-2月,湖北高新技术投资较上年同期回落23.8个百分点,低于全省投资增速7.5个百分点,影响全省高附加值的产出和产业结构的提质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