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监测 经济监测

2016年1-12月中部六省宏观经济监测

来源:预测部撰稿人:预测部发布时间:2017-02-15 字体:[] [][关闭][打印]

  

  1-12月,中部经济保持总体平稳:工业增长稳定性增强,    工业效益得到提升,投资增速基本稳定,消费稳中趋升。我省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从全省工业用电、贷款增量、货运等先行指标看,近期经济稳增长的基础仍不牢固。

一、江西经济先行指标预示分析

  (一)工业用电量增速稳中有降。1-12月,全省工业用电量772.16亿千瓦时,增长5.8%,比1-11月减缓0.6个百分点,但比上年加快1.0个百分点,直接拉动全社会用电增长3.9个百分点。其中,轻工业用电量159.31亿千瓦时,增长8.0%,比上年加快4.1个百分点,重工业用电量612.85亿千瓦时,增长5.2%,比上年加快0.2个百分点。

  

  

  (二)人民币贷款增速稳中略降。全省各项贷款余额21721.8亿元,增长18.4%,比年初增加3373.8亿元,同比多增492.8亿元,增速比1-11月略降0.1个百分点。

  

  

  (三)铁路货运增速稳中有降,公路货运增速继续回升。

  全省铁路货运在一系列刺激货运增长的政策影响下逐步回暖,扭转了自2012年以来持续下滑态势,首次实现增长,全年共完成货运发送量4295.8万吨,增长9.0%,同比加快27.2个百分点;但从月份环比看,增速比1-11月下降1个百分点。全省公路货运增长平稳,完成货运量12.3亿吨,增长6.4%,比上月加快0.1个百分点。

  

  

  

  

二、中部地区经济运行基本态势分析

  (一)中部宏观经济运行总体平稳,我省GDP增速与上季度略降0.1个百分点,增速继续居中部第一。

  1.中部六省生产总值对比分析

  1-12月,中部六省经济呈现出总体平稳的发展态势,除我省GDP增速较前三季度放缓0.1个百分点外,其余各省增速均较前三季度持平或提高,其中增速最低的山西省上升0.5个点,增幅最大。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江西9%,安徽8.7%,河南和湖北8.1%,湖南7.9%,山西4.5%。

  

  

  2.江西省经济运行总体情况分析

  2016年,全省实现生产总值18364.4亿元,超过2015年位居我省前列的广西,位居全国第17位;GDP同比增长9.0%,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3个百分点,与天津并列居全国第4位,居中部地区第1位。人均GDP突破40000元,达40106元;折合美元计算,突破6000美元,达6038美元。

  从结构看,产业结构加快优化升级。全省三次产业结构由上年的10.6:50.3:39.1调整为10.4:49.2:40.4。其中,第二产业比重下降1.1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比重快速上升,自2001年以来首次突破40%,同比提高1.3个百分点。

  从预期看,短期经济仍存在下行压力,长期将保持健康向好态势。一方面,1-12月全省工业用电、贷款增量、货运等先行指标均较上个月有所回落,近期经济稳增长的基础仍然较弱。另一方面,第三产业的持续发力,助推全省经济增长动力持续增强。2016年全省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7427.8亿元,增长11.0%,同比提高0.9个百分点;占GDP比重40.4%,与工业比重基本持平;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47.8%,首次超过第二产业贡献率。

  

  

  (二)中部工业增速平稳,我省累计增速较上月小幅回落0.1个百分点,居中部第1位。

  1.中部六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对比分析

  1-12月,各省工业增速保持基本稳定。江西、湖北增速均较1-11月小幅回落0.1个百分点,湖南、安徽增速分别上升0.3、0.2个百分点,产业结构畸重的山西增速由负转正,河南与上月持平。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江西9%,安徽8.8%,河南与湖北8.0%,湖南6.9%,山西1.1%。

  

  

  2.江西省工业生产的结构和走势分析

  全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增加值7803.6亿元,同比增长9.0%,高出全国3.0个百分点,高于中部平均1.5个百分点,总量和增速双双完成预期目标,圆满收官。

  从结构看,工业结构继续优化。一是产业转型步伐加快。六大高耗能行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584.5亿元,增长6.3%,低于全省平均水平2.3个百分点;占全省比重为41.1%,同比下降1.6个百分点。装备制造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775.0亿元,增长15.3%,高出全省6.7个百分点,占全省比重为24.7%,同比提高1.7个百分点。二是大型企业增势良好。大型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9486.5亿元,增长8.4%,同比提高9.8个百分点;实现利润总额474.3亿元,增长23.3%,同比提高33.6个百分点,高于全省平均水平11.4个百分点。其中,江西铜业集团有限公司利润总额增长62.3%。三是利润总额增长较快。2016年,规上工业实现利润总额2399.4亿元,增长11.9%,同比大幅提高9.5个百分点。

  从预期看,未来全省规模以上工业进一步趋稳。一是库存压力有所缓解。2016年末,规上工业产成品存货合计863.4亿元,增长7.8%,同比回落3.6个百分点,其中,非公有制工业由2015年末16.3%降到2016年末9.7%,回落明显。二是工业投资企稳向好。全省工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53.1%,同比提高0.6个百分点,高于全国14.9个百分点,增长15.3%,提高2.5个百分点。其中,制造业投资9190.7亿元,同比增长13.5%,提高1.5个百分点。工业投资特别是制造业投资持续回升,表明企业家投资意愿进一步恢复。

  (三)中部投资增速总体稳定,我省累计增速较上月小幅回落0.1个百分点,稳居中部第1位。

  1.中部六省投资对比分析

  1-12月,中部总体投资增速总体稳定,我省增速居中部第1位。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江西14%、湖南13.8%、河南13.7%、湖北13.1%、安徽11.7%、山西0.8%。

  

  

  1-12月,中部各省房地产开发投资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河南28.2%、江西16.5%、湖南13.1%、山西6.9%、安徽4%、湖北1.1%。

  

  

  2.江西省固定资产投资结构和走势分析

  1-12月,全省固定资产投资总体保持平稳态势,完成投资19378.69亿元,增长14.0%,尽管增速较上年回落2.0个百分点,但仍比全国平均水平高5.9百分点,居全国第四位,中部第一位。

  从结构看,支撑投资增长的主要因素:一是基础设施投资占比提高。全省基础设施投资3707.51亿元,增长22.9%,比全部投资增速高8.9个百分点,占比较上年提高1.4个百分点,拉动投资增长4.1个百分点。其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电力、热力的生产供应业以及交通运输业分别增长84.2%、61.5%和21.1%,占比分别提高0.1、0.9和0.3个百分点。二是非国有投资拉动强劲。全省国有投资4147.59亿元,增长8.2%;非国有投资15231.10亿元,增长15.7%,占全部投资的78.6%,对全部投资增长的贡献率为86.8%,拉动投资增长12.2百分点。其中,民间投资13830.19亿元,增长9.8%,占全部投资的71.4%,对全部投资增长的贡献率为51.6%,拉动投资增长7.2百分点。三是产业内部结构明显优化。尽管三次产业结构调整变化不大,但产业内部投资结构明显优化。工业中高新技术产业投资2660.35亿元,增长25.0%,占全部工业投资的比重较上年提高了2.0个百分点。第三产业中科研以及信息软件投资分别增长59.7%和36.5%,占第三产业的比重较上年分别提高了2.4和1.4个百分点。四是亿元以上项目顺利推进。全省亿元以上施工项目4862个,增长35.4%;完成投资11253.20亿元,增长38.7%,拉动全部投资增长18.5百分点。其中,亿元以上新开工项目2504个,增长56.9%;完成投资4883.62亿元,增长35.6%,拉动全部投资增长7.5百分点。另外,亿元以上施工项目中被列入省重点工程的188个项目完成投资1437.05亿元,占年计划的100.3%,超额完成年度计划。

  从预期看,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稳增长政策效应的持续释放,固定资产投资将继续总体呈现缓中趋稳、稳中提质的运行特征。但投资运行中仍存在一些困难,如新动能虽然发展势头良好,但在投资中的比重仍然偏低;传统产业由于价格上涨带来的投资回暖是否具有持续性;另外房地产市场销售放缓使企业对开发投资趋于谨慎等,这些问题仍需重点关注。

  (四)中部消费增速平稳增长,我省增速与上月持平。

  1.中部六省消费对比分析

  1-12月,中部六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平稳增长,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安徽12.3%、江西12%、河南11.9%、湖北11.8%、湖南11.7%、山西7.4%。

  

  

  2.江西省消费结构和走势分析

  总量实现新突破,总量和增速在全国位次前移。继2014年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突破5000亿元大关之后,2016年总量再创历史新高,突破6000亿元,达6634.6亿元,同比增长12.0%,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6个百分点。从总量看,居全国21位,比上年前移1位,为近5年来新高,居中部第5位,超越山西。从增速看,居全国第6位,前移4位,居中部第2位,前移3位。全年走势呈现出走势稳健,稳中趋升的态势。

  从结构来看,一是城乡市场共同发展,乡村市场日趋活跃。全省城镇市场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额5491.8亿元,同比增长11.7%,其中限额以上实现消费品零售额2635.6亿元,增长12.9%。近年来,随着江西大力发展乡村旅游,积极打造“一村一品”、“一家一艺”、“一林一色”,举办“赏花采风,品味乡情”、“农家美食,寻找乡味”等各种主题活动,乡村市场日趋活跃。2016年,全省乡村市场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额1142.8亿元,增长13.1%,其中限额以上实现消费品零售额52.2亿元,增长29.6%,分别高于城镇市场1.4个和16.7个百分点。二是批发零售增速平稳,住宿餐饮加快发展。全省批发和零售业实现消费品零售额5813.1亿元,同比增长11.4%。住宿和餐饮业实现零售额821.5亿元,增长16.3%。特别是餐饮市场适应新常态,转变经营理念,服务内容向平民化、大众化、个性化转变,餐饮业实现零售额743.2亿元,增长16.8%,同比加快5.9个百分点。三是新兴业态不断壮大。网上零售的快速增长带来网络消费市场的不断扩大,成为消费市场的有力支撑点。江西限额以上批发和零售业单位实现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32.5%。与此同时,限额以上单位体育娱乐用品类、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通讯器材类、文化办公用品类等消费升级类商品增势良好,全年实现零售额分别增长24.6%、21.0%、12.3%和17.4%。

  从预期来看,消费发展后劲依然不足:一是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偏低,消费者信心不足。二是网络购物对本地消费市场冲击。由于江西尚未形成品牌好、规模影响大的网购平台,网络购物的供给冲击将继续分流省内购买力,影响本地消费市场发展。大型超市和百货店仍持较低增长速度。综合来看,预计未来消费将保持一定刚性的稳步增长,但难以在短期内有快速提高。

  

  

  (五)中部财政收入增速有升有降,我省增速较上个月上升3.6个百分点。

  1.中部六省财政收入对比分析

  1-12月,中部六省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收入按增速排名依次为:安徽8.9%、江西8.7%、河南8%、湖北7.3%、湖南6%、山西-5.2%。

  

  

  2.江西省财政收入结构和走势分析

  1-12月,全省财政总收入3143亿元,增长4.0%,考虑营改增减税因素,同口径增长9.6%;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151.4亿元,下降0.7%,考虑营改增及中央与地方增值税收入分成调整因素,同口径增长8.7%。税收收入增长放缓,税收收入2462.6亿元,增长3.8%,比上年回落5.1个百分点,占财政总收入的78.4%,比上年下降0.1个百分点。其中,增值税793.7亿元,增长30.8%;企业所得税415.6亿元,增长5.8%;营业税328.4亿元,下降34.1%。 

  (六)中部消费物价涨幅平稳,我省工业价格降幅继续收窄。

  

  

  1.中部六省物价指数对比分析

  1-12月,中部居民消费价格基本稳定,除江西、湖南涨幅较上月加快0.1个百分点外,其余四省涨幅较上个月持平。我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为102.0,居中部第2位。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湖北102.2,江西102.0,河南与湖南101.9,安徽101.8,山西101.1。

  

  

  2.江西省物价指数走势分析

  1-12月,消费价格小幅上涨,全省居民消费价格上涨2.0%。其中,城市、农村分别上涨2.0%和1.9%。八大类消费价格“七涨一跌”:食品烟酒、医疗保健、其他用品和服务、教育文化和娱乐、居住、衣着、生活用品及服务分别上涨4.4%、2.7%、2.6%、1.5%、1.0%、0.9%和0.1%,交通和通信下跌1.2%。

  

  

  全省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下跌1.4%,其中,石油工业、电力工业、冶金工业分别下跌5.3%、3.5%和2.5%;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下跌2.3%,其中,黑色金属材料类、有色金属材料和电线类、化工原料类分别下跌4.1%、3.3%和2.8%。

  

  

三、中部经济运行存在的几点突出问题

  当前,中部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依然错综复杂,国内经济发展面临新挑战。从外部环境看,全球经济缓慢复苏但基本面仍然脆弱,全球贸易持续低迷。从国内看,经济仍处在向中高速增长区间收敛的过程中,调整仍将持续;供需结构错配问题仍然突出;总需求动力仍显不足;实体经济发展仍面临困难,区域、行业、企业分化仍将持续,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

  1.宏观经济环境依然错综复杂。美国大选后政策的不确定性加大,国内外市场需求持续偏弱,实体经济发展动力仍显不足,加上受世界经济增长疲软、美国加息、欧美等国家贸易保护措施等因素影响,宏观环境依然错综复杂。世界贸易组织9月底将2016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期由此前预测的2.8%下调至1.7%,并预计今年将成为2009年以来全球贸易增长最慢的一年。世贸组织警告称,在反全球化情绪日益高涨的背景下,全球贸易面临增长大幅放缓的严峻考验尤其令人担忧。

  2.工业回升基础还不牢固。江西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跌幅虽然有所收窄,但仍处于下降通道,1-12月PPI已连续58个月低于100%。水电气价格、物流成本、“五险一金”高等问题依然困扰企业。部分行业仍面临着生产经营成本高、销售不畅库存大、资金周转压力大、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3.投资增长仍面临诸多不利因素。新动能虽然发展势头良好,但在投资中的比重仍然偏低;传统产业由于价格上涨带来的投资回暖是否具有持续性;另外房地产市场销售放缓使企业对开发投资趋于谨慎等。

  4.财政收支隐忧不容忽视。受“营改增”减税效应对地方税收影响,建筑业、住宿餐饮业营业税减少,增加了财政增收难度。随着“三去一降一补”、民生工程、脱贫攻坚等工作力度进一步加大,财政刚性支出继续增加,可用财力更加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