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监测 经济监测

2017年1-3月中部六省宏观经济监测

来源:预测部撰稿人:预测部发布时间:2017-05-25 字体:[] [][关闭][打印]

  一季度,中部经济开局平稳:工业回升普遍加快,投资保持一定增长,消费稳中略升。从先行指标看,我省经济运行有喜有忧,喜的是工业用电量增长继续加快,忧的是贷款增速自去年10份以来持续回落,应密切关注货币政策走向,提前准备、尽早部署,以应对未来信贷变化。

一、江西经济先行指标分析

  (一)工业用电量增速加快。

  1-3月,我省工业用电量179.45亿千瓦时,增长12.5%,比1-2月加快1.1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平均增速4.8个百分点,位居全国第8位,后移3位;高出全省全社会用电量增速3.6个百分点,直接拉动全社会用电增长7.4个百分点。其中,轻工业用电量32.76亿千瓦时,增长5.0%;重工业用电量146.69亿千瓦时,增长14.3%。部分高耗能行业用电增长较快,石油、化学、电力行业分别增长44.1%、19.5%、19.3%,大幅高于工业平均水平。  

  

  

  (二)人民币贷款增速有所下降。3月末,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增长17.4%,比上月减少0.7个百分点。

  

  

  (三)公路、铁路货运增速一升一降。

  1-3月,全省铁路累计完成货运发送量1102.5万吨,增长17.4%,比上月累计减少1.1个百分点;公路累计完成货运量2.7亿吨,增长5.2%,比上月累计提高1.9个百分点。

  

  

  

  

二、中部地区经济运行基本态势分析

  (一)中部宏观经济运行总体稳中有降,我省一季度GDP增速与去年前四季度持平,增速稳居中部第一。

  1.中部六省生产总值对比分析

  一季度,中部六省中,有湖北、湖南、安徽、河南四省GDP增速较去年前四季度下降,分别回落0.5、0.5、0.3和0.1个百分点;我省持平,山西则上升1.6个百分点。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江西9%、安徽8.4%、河南8%、湖北7.6%、湖南7.4%、山西6.1%。

  

  

  2.江西省经济运行总体情况分析

  一季度,我省经济开局平稳、稳中有进、稳中向好,主要经济指标增幅继续保持在全国“第一方阵”,实现了开门红。全省生产总值4318.6亿元,增长9%,增速高于全国2.1个百分点,居全国第5位、中部第1位。

  从结构看,结构调整持续推进,全省三次产业结构由上年同期7.6:51.2:41.2调整为6.6:52.1:41.3,其中第一产业比重下降1个百分点。一是第二产业拉动增强。全省第二产业实现增加值2248.3亿元,增长8.4%,占GDP比重52.1%;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49.4%,比上年全年提高2.0个百分点,拉动经济增长4.5个百分点。其中,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45.4%,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44.9%,比上年全年提高4.9个百分点,拉动经济增长4.1个百分点。二是第三产业支撑有力。全省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1784.6亿元,增长10.7%,同比提高0.5个百分点,比全国高3.0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41.3%,同比提高0.1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47.7%,同比提高3.3个百分点,拉动经济增长4.3个百分点。其中,支撑力度较大的行业是其他营利性服务业和金融业,分别对第三产业贡献34.5和22.1个百分点。

  从预期看,经济保持“稳”的同时,出现一些积极变化。一是动能转换持续加速。全省除服务业增加值增长比上年同期加快0.5个百分点外,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11.5%,比上年全年加快0.8个百分点;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1%,比上年同期加快0.7个百分点。二是发展活力不断增强。全省新登记市场主体增长10.2%,其中,新登记企业增长37.8%,比上年同期提高7.6个百分点。三是就业稳。全省新增城镇就业19.02万人,新增转移农村劳动力39.9万人,分别完成年计划目标42.3%和79.8%;零就业家庭安置率100%,继续保持动态清零。四是收入稳。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133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07元,分别增长8.3%和8.7%,增速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二)中部工业增速普遍加快,我省增速较上月累计提高0.4个百分点,继续居中部第1位。

  1.中部六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对比分析

  1-3月,中部六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均比上月累计有所提高,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江西9.1%、安徽8.4%、河南8%、湖北7.6%、湖南7.3%、山西5.8%。

  

  

  2.江西省工业生产的结构和走势分析

  1-3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增加值1850.6亿元,增长9.1%,较上月累计加快0.4个百分点,高出全国2.3个百分点,高于中部平均1.3个百分点,列全国第六、中部第一,全省工业生产实现首季开门红。其中,3月实现增加值688.3亿元,增长9.7%,比上月大幅上扬1个百分点,较上年同期加快0.3个百分点。

  从结构看,产业结构不断优化。一是产业规模效应显现。我省的38个工业行业大类中,1-3月,行业增加值在全省工业占比达到平均2.4%及以上的行业共有12个,占行业数近三分一,累计实现增加值占全省工业增加值的69.9%,超过三分之二。主导行业中,汽车制造、电子、电气机械、农副食品行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9.9%、19.8%、13.1%和10.7%,均高于全省平均增速。二是重点产品产量平稳较快增长。重点监测的355种主要工业产品中,243种实现增长,158种增速超过10%。重点产品中,钢材增长9.9%,多晶硅增长22.0%,单晶硅增长24.2%;新产品中,太阳能电池(光伏电池)增长56.8%,新能源汽车增长75.3%,智能手机增长86.8%。三是轻工业增长加快。轻工业实现增加值697.42亿元,增长11.2%,高出全省平均2.1个百分点,拉动全省工业增长4.8个百分点,贡献率达52.3%。四是工业效益有所好转。1-2月,全省规上工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251.6亿元,增长15.7%,增速比去年同期提高9.5个百分点。实现利润总额318.8亿元,增长18.0%,同比提高7.8个百分点;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实现的利润为6.1元,同比提高0.2元。亏损企业共960户,亏损面8.8%,同比收窄1.8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额15.5亿元,下降16.8%。

  从预期看,未来全省规模以上工业进一步趋稳向好。一是新建投产工业企业拉动显著。1-3月,全省有新建投产企业436家,占规上工业企业的4.0%,拉动工业增长1.4个百分点,贡献率达15.4%。其中,抚州、赣州、上饶三市新建投产企业拉动效果明显。二是工业品出口大幅上扬。全省规上工业企业实现出口交货值548.7亿元,占工业总产值的6.8%;同比增长14.7%,高出全国4.4个百分点,较上年同期实现“由负转正”,大幅上扬16.7个百分点,比上年全年加快14.0个百分点。

  (三)中部投资增速总体稳定,我省累计增速继续居中部第1位。

  1.中部六省投资对比分析

  1-3月,中部六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排名依次为:江西12.6%、湖南12.3%、湖北12.2%、河南12.1%、安徽11.1%、山西4.1%。

  

  

  1-3月,中部六省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排名依次为:河南25.2%、江西23.8%、湖北15.5%、安徽8.9%、山西7.9%、湖南4.5%。

  

  

  2.江西省固定资产投资结构和走势分析

  1-3月,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完成3158.78亿元,增长12.6%,虽较1-2月和去年同期回落0.4和2.1个百分点,但仍保持一定增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3.4个百分点,位居全国第10位,中部第1位。

  从结构看,支撑投资增长的主要因素:一是民间投资仍占主导。民间投资2253.31亿元,增长12.8%,增速虽同比回落2.0个百分点,但较1-2月提高1.7个百分点,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为71.3%,对投资增长的贡献率为72.6%,拉动投资增长9.1个百分点。二是第三产业投资占比提高。全省第三产业投资1466.91亿元,增长16.6%,增速同比提高4.3个百分点,比全部投资增速高4.0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投资占全部投资的46.4%,同比提高1.5个百分点,对全部投资增长的贡献率为59.0%。另外,第一产业投资73.05亿元,增长10.1%;第二产业投资1618.82亿元,增长9.3%,其中工业投资1613.92亿元,增长10.1%。三是高耗能投资大幅下降。全省高耗能行业投资425.57亿元,增长0.1%,增速同比下降16.7个百分点。高耗能行业投资占全部工业投资26.4%,同比下降2.6个百分点。具体分行业看,电力热力生产供应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以及有色金属冶炼延压加工业三大行业呈下降态势,分别下降12.6%、1.4%和0.8%。四是民生领域投入力度加大。教育投资36.3亿元,增长22.3%;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投资376.3亿元,增长19.8%;基础设施投资622.0亿元,增长14.2%。

  从预期看,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稳增长政策效应的持续释放,固定资产投资将继续总体呈现缓中趋稳、稳中提质的运行特征。但投资运行中仍存在一些困难,如工业投资支撑力度减弱;新动能虽然发展势头良好,但在投资中的比重仍然偏低;传统产业由于价格上涨带来的投资回暖是否具有持续性;房地产调控政策升级对房地产开发投资的不确定性等,这些问题仍需重点关注。

  (四)中部消费增速稳中略升。

  1.中部六省消费对比分析

  1-3月,中部六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保持平稳增长,增速比上月累计略有回升,各省按增速排名依次为:江西12.4%、河南12%、安徽11.9%、湖南11.4%、湖北11%、山西5.8%。

  

  

  2.江西省消费结构和走势分析

  今年以来,江西消费品市场延续了上年平稳较快增长的态势,市场运行稳中有升,实现首季开门红。1-3月,全省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698.2亿元,增长12.4%,较去年同期提高0.5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4个百分点。

  从结构看,一是限额以上单位增速稳中有升。截止2017年2月,全省新入库限上单位净增966家。随着一批限额以上单位的涌现,带动了全省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的快速增长。1-3月,全省限额以上单位实现消费品零售额714.7亿元,增长14.8%,高于去年同期2个百分点。其中,大宗商品支撑作用明显,全省限额以上批零业汽车类和石油及制品类分别实现零售额216.9亿元和146.3亿元,分别增长16.5%和13.3%,增速比去年同期分别高出3个和11.3个百分点。由于汽车类和石油制品类等大宗商品零售额占限额以上消费品零售额的一半以上,对限额以上消费品零售额的增长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二是农村市场持续活跃。1-3月,全省城镇市场实现消费品零售额1364.2亿元,增长12.0%,增速比去年同期提高0.1个百分点,其中:城区实现消费品零售额894.0亿元,增长13.9%;随着农村电商的快速发展,农村消费品市场活力不断增强。农村市场实现消费品零售额333.9亿元,增长14.2%,高于城镇市场2.2个百分点。三是新兴消费快速发展。旅游消费持续兴旺。随着旅游市场进一步规范,旅游产品日益丰富,乡村游、度假游、购物游受到市场欢迎。1-3月,全省共接待旅游人数12629.9万人次,增长22.9%,实现旅游总收入1136.3亿元,增长37.6%。多种业态竞相发展。全省消费品市场呈现经营业态多元化、多品种、多模式、多行业的发展态势。限额以上单位连锁店零售额同比增长8.3%;仓储会员店增长29.5%;购物中心增长19.7%。消费品市场线上线下加速融合。全省限额以上单位通过公共网络实现零售额17.3亿元,增长51.6%,高于全省限额以上零售额增速36.8个百分点。

  从预期看,消费发展后劲不足问题依然存在:一是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偏低,消费者信心不足。二是网络购物对本地消费市场冲击。由于江西尚未形成品牌好、规模影响大的网购平台,网络购物的供给冲击将继续分流省内购买力,影响本地消费市场发展。大型超市和百货店仍持较低增长速度。综合来看,预计未来消费将保持一定刚性的稳步增长,但难以在短期内有快速提高。

  

  

  (五)中部财政运行总体平稳。

  1.中部六省财政收入对比分析

  1-3月,山西、湖北、江西和安徽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收入增速依次为12.6%、9.3%、0.3%和-1.5%。

  2.江西省财政收入结构和走势分析

  1-3月,全省财政总收入958.9亿元,增长11.6%,增速比去年同期提高3.8个百分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32.7亿元,增长0.3%。税收收入730.4亿元,增长11%,占财政总收入的76.2%。其中,增值税增长1.1倍,企业所得税增长7.8%,个人所得税增长30.6%。 

  

  

  (六)中部消费物价涨幅平稳回落。

  1.中部六省物价指数对比分析

  1-3月,中部六省居民消费价格比上月累计均略有回落,我省回落0.2个点。各省按指数排名依次为:湖北101.9、湖南101.7、江西101.4、安徽101.1、河南101.0、山西100.8。

  

  

  2.江西省物价指数走势分析

  1-3月,全省居民消费价格上涨1.4%,涨幅比去年全年回落0.6个百分点。其中,3月份上涨1.2%,比上月提高0.5个百分点。分类别看,八大类商品和服务价格“七涨一降”。医疗保健类上涨6.0%,其他用品和服务类上涨3.8%,交通和通信类上涨2.8%,居住类上涨2.6%,教育文化和娱乐类上涨2.0%,衣着类上涨1.8%,生活用品及服务类上涨0.2%,食品和烟酒类下降1.2%。

  

  

  1-3月,全省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上涨8.0%,涨幅比去年全年提高9.4个百分点。其中,3月份上涨8.1%,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8.0%,涨幅比去年全年提高10.3个百分点。其中,3月份上涨8.7%,比上月提高0.4个百分点。

  

  

三、中部经济运行存在的几点突出问题

  当前,中部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依然错综复杂,国内经济发展面临新挑战。从外部环境看,全球经济缓慢复苏但基本面仍然脆弱,全球贸易持续低迷。从国内看,经济仍处在向中高速增长区间收敛的过程中,调整仍将持续;供需结构错配问题仍然突出;总需求动力仍显不足;实体经济发展仍面临困难,区域、行业、企业分化仍将持续,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

  1.宏观经济环境依然错综复杂。美国大选后政策的不确定性加大,国内外市场需求持续偏弱,实体经济发展动力仍显不足,加上受世界经济增长疲软、美国加息、欧美等国家贸易保护措施等因素影响,宏观环境依然错综复杂。

  2.工业回升基础还不牢固。工业出现回升仍是较多地依靠煤炭、钢材和原油等价格的快速上涨。虽然煤炭、钢铁和石油开采等传统行业利润增长较快,但仍属于恢复性增长。劳动力成本上涨压力、水电气价格、物流成本、“五险一金”高等问题依然困扰企业。部分行业仍面临着生产经营成本高、销售不畅库存大、资金周转压力大、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3.投资增长仍面临诸多不利因素。工业投资支撑能力减弱;新动能虽然发展势头良好,但在投资中的比重仍然偏低;传统产业由于价格上涨带来的投资回暖是否具有持续性;另外房地产市场销售放缓使企业对开发投资趋于谨慎等。

  4.财政收支隐忧不容忽视。受“营改增”减税效应对地方税收影响,财政增收难度加大。随着“三去一降一补”、民生工程、脱贫攻坚等工作力度进一步加大,财政刚性支出继续增加,可用财力更加紧张。